<var id="b1bjb"></var>
<var id="b1bjb"><strike id="b1bjb"><listing id="b1bjb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bjb"><span id="b1bjb"><thead id="b1bjb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b1bjb"></menuitem><var id="b1bjb"><strike id="b1bjb"><listing id="b1bjb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1bjb"></var>
<var id="b1bjb"></var>
<menuitem id="b1bjb"></menuitem>
<var id="b1bjb"></var>
<var id="b1bjb"><dl id="b1bjb"><video id="b1bjb"></video></dl></var>

泰州文明網

 
 
《流浪的貓》
發表時間:2014-12-26 來源:泰州文明網綜合
字號設置: [減小] [常規] [增大] [打印] [關閉]

  

    【內容簡介】

  “流浪的貓”領養行動是一次有意味的藝術行為。以畫家許宏泉推出《流浪的貓》系列作品為發端,通過微信平臺推出“流浪的貓”領養行動,該活動得到眾多藝術家和收藏家的響應。既有韓羽、范揚、袁武、尹朝陽等十幾位藝術名家,有董浩、汪涵等知名媒體人,亦有老村等文學界朋友,當然還有更多熱愛藝術、熱愛文學、 熱愛貓咪的朋友。此后,大家紛紛為領養的貓命名,并引發創作以“貓”為題的美文;同時活動策劃人還專門約文學界的朋友如陳子善、周實、西娃等人創作文字。書籍《流浪的貓——畫家許宏泉和他的喵友們》,是此次藝術活動的成果記錄,是新媒體時代的新藝術生活方式展示,體現出當下人們心靈中細膩、溫暖、真實的層面。讓人們感受到浮華喧囂的都市生活中人們對精神世界的向往和追求。該書由江西美術出版社出版發行。

   

  【對白】許宏泉:沒有自由意識,文藝永遠是個附庸品

  【作者簡介】

  許宏泉,字昉溪,別署和州、留云草堂主人。1963年生于安徽和縣,現居北京。涉及畫史研究、文學寫作、藝術批評、繪畫鑒藏?!哆吘墶に囆g》主編,簡社社長。著有《戴本孝》《黃賓虹》《尋找審美的眼睛》《留云集》《聽雪集》《鄉事十記》《燕山白話》《一棵樹栽在溪水旁》《醉眼優孟 · 畫戲說戲》《邊緣語錄》《近三百年學人翰墨》《壹壹集》等。并出版《當代畫史·許宏泉卷》《許宏泉花鳥畫集》《新安紀游》《閑花野草》《分綠》《清影如許》《一棵樹》等畫集。

   

  【書摘】  

  許宏泉:自敘

  一

  我喜歡貓,卻從未養過貓。小時候聽村里人說:女不養狗,男不養貓。不知道這是哪朝的講究?對我來講,不養貓,自然與這樣的講法無關。小時候,漫山遍野地玩跑,只有狗可以緊跟作伴,翻山頭,躍溝渠,歡蹦亂跳。貓總是蜷縮在角落,懶綿綿的,一直以為它們是老奶奶的伴。事實上,狗,我也只養過一回,一只渾身黑白點的高個子土狗,在它半大的時候,在河埂上尾隨我一直到家。于是,村里人又說起“舊典”來了,說這“狗來窮,貓來富”。于是,我問伯父:是狗找窮人家來呢?還是來了人家就會變窮呢?伯父說:貓到富人家有剩魚剩肉吃唄!這樣看來,狗倒是不嫌貧愛富的。這只流浪來的花狗跟隨我下河灘爬茅塬,大約有兩年的光景,長成了一只有膘的大狗。和鄉下很多的土狗一樣,最終沒有逃過賣狗肉人的屠刀。一到冬天,打老狗的人扛著血乎乎的刑具繩索和木棍在村里吆喝,不時會傳來凄厲的狗的慘叫聲。大花狗緊貼在我身邊,蹭著腦瓜。媽媽執意要把它賣給打老狗的,兩塊錢。說可以買布做棉襖過年。我說,我過年不要穿新棉襖。媽媽又說,年后報名費八毛錢,還要買支鋼筆和墨水。最后,我親手將打老狗繩索套在大花狗的頸子上。一轉身,瘋一樣地跑到前山上,我嚎啕大哭……

  二

  畫貓,我的啟蒙是鄉村泥瓦匠所作的灶頭畫。前村的老瓦匠很有名,我們村里的人家都請他來支鍋(砌灶),老瓦匠不僅活做得快,他支的灶省柴而火旺,更有一手寫寫畫畫的本事,將灶頭打扮得有滋有味。除了花草蟲魚雞鴨鵝豕外,記得灶臺上方的煙囪肚子上總是要畫一只肥碩的大貓,寫上“年年有馀”四個大字,說是討個口彩。那些年,只要老瓦匠一來我們村支鍋,我就守著,等著看他畫貓畫魚。直到有一年我們家重新打灶,老瓦匠把毛筆遞給了我,說,你來畫。我顫微微地第一次像模像樣地畫了一只貓。旁邊的幾位大人說,畫得好,就是太瘦了點。打那時起,我便成了我們村“著名畫家”了,從畫灶頭到畫年畫,畫中堂畫,和大人們一樣開始“忙過年”了。按大人們的要求,中堂畫一般有兩類題材,一是“松鶴延年”,一是“上山虎”或“下山虎”,那老虎便是依著畫貓的功夫來的,依然精瘦的。所以并不討人喜歡。那年頭,大家吃不飽穿不好,都指望長得胖胖的。要說正規畫貓,我說的是像“畫家”一樣在宣紙上畫畫,已是1980年代的事了。先說正兒八經見到畫家畫的貓畫吧,那年,我將進城趕考的飯錢省了下來,在新華書店買了畫刊,兩塊錢可真不是一筆小數,里面有一組張正宇的貓畫,胖乎乎、圓嘟嘟的……貓,原來可以這樣畫的。我開始著迷畫中的水墨味道。兩個月后,我落榜回鄉,當上了一名鄉村教師,第一次領到十幾塊錢的工資,立馬乘小火輪過江到蕪湖,買回幾張宣紙,裁成各種小塊。先畫了一只黑貓,筆在紙上觸劃的感覺,比吃了塊大肥肉還痛快。墨,漸漸地暈開,毛茸茸的……突然覺得,做一個畫家真的很快樂。   

  三

  畫流浪貓,好像畫的不是貓,而是“流浪”。流浪是一種狀態,這種狀態一直觸動著我的靈魂。這些年,見到小區里的流浪的貓越來越多,好像從沒有想過它們吃的什么住在哪里他們在干嘛?是流浪貓下了很多小流浪貓呢還是它們被拋棄后成為流浪貓?一代一代地流浪下去,仿佛要成為一個品種,一個種群,不管白貓黑貓,它們都是流浪的貓。和我們人一樣,流浪的貓們,失去的不止是溫暖的住巢,還有陽光、空氣和水的記憶。當精神家園失去,我們便成為真正的流浪者。你瞧,每一只流浪貓,都在敘說著自己的故事。領養,也許是新的流浪的開始,將有更多的故事在延續。

  2014年10月于北京曉月河畔

  

責任編輯:周 凡
相關新聞:
全國文明網聯盟聯播
 
主題活動 更多>>
 
 
 中國文明網聯盟
 
主辦單位:泰州市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 泰州文明網?版權所有
網頁制作:泰州網絡宣傳中心